从《微观世界》到宋人“草虫图”|yabo现在官网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4100
  • 来源:yabo现在官网
本文摘要:部分水墨写生(国画)宋法长1996年,法国拍了一部电影叫《微观世界》。

部分水墨写生(国画)宋法长1996年,法国拍了一部电影叫《微观世界》。全片没有台词,所有的信息都只在画面里。

影片从波澜壮阔的宇宙开始,再从飞行员的视角从高空到低空,变成了森林中微小的微观世界……有“伟大”的天牛,也有小蚂蚁。蚂蚁互相吞食,与瓢虫争夺地盘。瓢虫被赶走了,乌龟在厚厚的带刺的树枝上走得更慢了。

毛毛虫身上挂着反光的露珠,像DIA。蝴蝶慢慢从蛹里爬出来,静静地停在花枝上。

螳螂悠闲地清理着锯齿状的腿,蜜蜂则慢慢舞动翅膀吮吸花粉。这感叹一个陌生又熟悉的世界。

在那里,每一个小生命都是一个独立国家的主人。他们有自己喜欢的食物和朋友。

有两只小蜗牛。他们昨天似乎还不错。

他们一大早就收缩身体,逐渐接近对方。他们用触须互道早安,并更亲密地亲吻对方.在中国古代,人们看纪录片,但他们对昆虫的理解也是人文的。昆虫是中国古代很多昆虫的通称,学者也不怎么用这个词。学者爱用“蚂蚱”这个词,因为《诗经》的“国风”里有一首《召南草虫》的诗,用唱忘三只蚂蚱的声音传达了妻子对丈夫无尽的思念。

中国诗歌中独特的比兴手法使这种感觉像夫妻,也可以是君主、大臣、朋友等。所以蚱蜢这个词也有类似的人文形象。

到了宋代,草虫成了稀有的画种。虽然画得不动声色,但学者们对它们进行了全方位的描述。

江苏武进的几个画家(古代叫打桩)画草虫画的特别好。宋代一些诗人的诗中提到“打桩大师”、“打桩画家”等。多指各地的草虫画家。

居宁和尚是毗陵的著名画家,每次人们得到他们画的草虫画,都会深表赞赏。宋代著名作家梅(1002-1060)曾看过居宁画的蚱蜢。

他在《观居宁所画草虫》的诗中,描述了居宁画的蚱蜢,奔跑之后似乎又要回去,飞起来像是在找什么东西,尖叫着像是肚子在煽动,跳跃的双腿早已并拢,两眼直勾勾的。看他的叙述,报纸好像在动。叶梦德(1077-1148)曾收集过一张朱宁的草虫图。这幅图中有三只蝉和一只螳螂,意思是“螳螂捕蝉”。

这是一幅文人画,但明代的林游(1356-1409)有自己的见解。他指出,僧侣应该对自己的情绪漠不关心,在任何情况下都要灭亡。他们怎么能画出这种杀人的画?是因为喝酒有时候搬家吗?这不能说是林游个人观点,因为宋和尚没那么讲究。鞠宁讨厌喝酒,经常爱喝完画墨。

有一次,他画了一只十几厘米宽的蚱蜢。看起来比原来小很多。虽然被噪音声讨,但笔力极好。

邵康(1011-1071)送给司马光(1019-1086)一把草虫扇子。蜘蛛、蚱蜢、蝉、蜜蜂和小东西都画在上面,姿势生动。

司马光忘了看墨汁。孩子们很奇怪,抓住活物来检查,画中的物体就像自然界的活物一样。

文同(1018-1079)收藏了两张螃蟹的画,他指出“螃蟹本性”最好画。画中的“蟹性”是什么?根据文字解读,是螃蟹的爪磕头,形状好画,但其抖索的动态很难画出来。其中一张是一只小螃蟹的图片,他写了一首诗:《骨甲与枝桠》,特别是对通络的研究。

虽然兄弟很多,但是一个人能赚多少钱。“一个钱”的意思是这个小螃蟹像一串钱串在一起,一般是说诗节所画的笔画是断开的。苏东坡(1037-1101)有一个朋友,学者叫雍,擅长画草虫。

东坡为他画的八种草虫写诗。本来这首诗在苏东坡的很多诗里都不是很有名,但在绘画史上,有两点是值得注意的:第一,这八种草虫中,有蟾蜍和壁虎,这在草虫画中并不少见。第二,南宋名臣李纲也有一组关于八种草虫的诗。

如果我们把这两组诗进行比较,我们就不会发现这两位诗人在才华上的差异,以及宋诗与唐诗的一些区别特征。东坡的诗,大肆写草虫,大肆写人而不是草虫。李刚的诗是以物论事。

东坡写的是“促织”,后两句“夜渐暖,子恨寒”,其中“恨”字可解,无双重含义。写《蝉》最后两句:“秋来闲着,他拿着冷梗”。其中一个词“闲”可以不用多种解释来解释。

东坡调了很多年,他的机子有才,不会用。他经常收到“闲”的感叹。

回到《虾蟆》:“知道谁病了,肚子就空了,被蜈蚣困住了,饿蛇也不敲。”苏东坡的意思是:谁生你孩子的气?红肚皮痰多,生闷气。

千万不要被蜈蚣捆着,要抓蛇。他们不会停止吃你。更有意思的是,他写的是蜗牛和鬼蝶。

据《所画时隔》,东坡说螺蛳“得高而知返,惟贴墙而死”,取笑王安石初到汴京时的状况。写一只鬼蝶,“当你第一次来花时间为美而战时,你就无影无踪地摆脱了鬼”,这被用来比喻张盾。

当然,这很可能是别人的依恋,但诗歌确实给了读者依恋的空间。与苏东坡相比,李纲明显低人一等。李刚的套路是:前两句描述草虫的特征,后两句有一定道理。

比如《蚊》:“野心独一无二,车被声震。秋来饿了,飞去找花。

”他的发音是南宋诗歌的典型特征,用诗来表达事物和道理。对诗歌有一种理趣,但缺乏情趣。

北宋的很多诗词也缺乏情趣,除了苏东坡,他的诗词有情趣。南宋诗人杨万里曾经写过一首关于蚱蜢屏的诗,用作床头。

诗词散文的一般意思是,黄蜂叫,紫蝶舞,蜻蜓,蚱蜢。会下大雨吗?老师白天想睡一会儿,就做梦。就像黄帝梦见中国的郭旭一样,这些小东西在他任性中吵闹,但黄蜂和紫蝴蝶都在动。

突然,当我醒来的时候,我看到了草屏。有那么多红白草野花,有了这些小东西,老师不应该睡不安稳。

杨万里也收到了别人送的草扇,并没有为此制作第一个《谢人送来常州草虫扇》。“怕炎,杨家还有舒克,草虫粉丝献米公。前一个月亭子里会种很多庄稼,西湖柳的绝对优势就没了。蚱蜢的翅膀上有淡淡的翡翠涂层,而蜻蜓的翅膀又细又腥。

昔日常州坚守,今日非霜。”从这些诗歌中可以看出,杨万里的诗歌也能脱颖而出,对宋诗产生了独特的兴趣。看了法国纪录片《微观世界》,看了宋人写的“草虫图”,你是否觉得草中不同形状的生物,只是和我们不一样的“他”和“她”?。


本文关键词:yabo现在官网

本文来源:yabo现在官网-www.bglandmarks.com